2017 中国高级持续性威胁(APT)研究报告

作者:360追日团队、360CERT、360天眼实验室
发布机构:360威胁情报中心

主要观点

在APT研究领域,美国在全世界都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2017年,美国有24个美国的研究机构展开了A

作者:360追日团队、360CERT、360天眼实验室

发布机构:360威胁情报中心

主要观点

在APT研究领域,美国在全世界都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2017年,美国有24个美国的研究机构展开了APT的相关研究,发布相关研究报告多达47篇。中国排名全球第二,共有4个机构发布了18篇APT相关的研究报告,涉及APT组织8个。其中,仅360威胁情报中心在2017年发布的与APT相关的各类研究报告就多达11篇。

2017年,遭到APT攻击最多国家依次是:美国、中国、沙特阿拉伯、韩国、以色列、土耳其、日本、法国、俄罗斯、德国、西班牙、巴基斯坦和英国。而最受APT组织关注的领域或机构类型依次为:政府、能源、金融、国防、互联网、航空航天、媒体、电信、医疗、化工。

2017年泄露的网络武器库的最终源头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据称是NSA旗下的方程式组织,另一个据称是美国中情局(CIA)直属的网络情报中心。网络军火民用化的危害日益凸显。

在传统的认知中,APT活动应该是比较隐蔽的,通常不易被察觉。但在2017年,APT组织及其活动,则与网络空间中的大国博弈之间呈现出很多微妙的显性联系。这种联系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一、APT行动与国家间的政治摩擦密切相关,如,双尾蝎、黄金鼠和摩诃草等组织在2017年的攻击活动;二、APT行动对于地缘政治的影响日益显著,如APT28对法国大选的干扰;三、指责他国的APT活动已成重要外交手段,如英美等国指责朝鲜制造了WannaCry;四、部分机构选择在敏感时期发布APT报告,如APEC前期有安全机构持续披露海莲花相关信息;五、APT组织针对国家智库的攻击显著增多,如美国的CSIS(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被入侵。                      

摘要

全球APT研究

2017年1- 12月,360追日团队共监测到全球46个专业机构(含媒体)发布的各类APT研究报告104份,涉及相关APT组织36个(只统计了有明确编号或名称的APT组织),涉及被攻击目标国家31个。

无论是从研究报告的数量、研究机构的数量,还是涉及APT组织的数量来看,美国在全世界都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有24个美国的研究机构展开了APT的相关研究,发布相关研究报告多达47篇。

从报告数量和参与研究机构的数量来看,中国排名全球第二,共有4个机构发布了18篇APT相关的研究报告,涉及APT组织8个。其中,仅360威胁情报中心在2017年发布的与APT相关的各类研究报告就多达11篇。

2017年,遭到APT攻击最多国家依次是:美国、中国、沙特阿拉伯、韩国、以色列、土耳其、日本、法国、俄罗斯、德国、西班牙、巴基斯坦和英国这13国家。

2017年,APT组织最为关注的机构类型是政府,50%的APT组织以政府为攻击目标;其次是能源行业,受到25%的APT组织关注。排在APT组织攻击目标前十位的重要领域还有金融、国防、互联网、航空航天、媒体、电信、医疗、化工等。

针对中国的APT

截至2017年12月底,360威胁情报中心已累计监测到的针对中国境内目标发动攻击的境内外APT组织38个。其中,2017年内仍处于高度活跃状态的至少有6个。

针对三大地区的APT

如果说,2016年APT组织的攻击主要体现在对金融、工业和政治这三大领域的攻击;那么,2017年,APT组织的攻击则主要体现在对欧美、东亚和中东三大地区的攻击。

网络军火民用化

2017年泄露的网络武器库的最终源头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据称是NSA旗下的方程式组织,另一个据称是美国中情局(CIA)直属的网络情报中心。网络军火民用化的危害日益凸显。

APT攻击技术趋势

2017年,APT攻击技术特点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Office 0day漏洞成焦点;恶意代码复杂性的显著增强;移动端的安全问题日益凸显;针对金融行业的攻击手段多样化;APT已经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活

APT与大国博弈

2017年,APT组织及其活动,与网络空间中的大国博弈之间呈现出很多微妙的显性联系。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APT行动与国家间的政治摩擦密切相关;APT行动对于地缘政治的影响日益显著;指责他国的APT活动已成重要外交手段;部分机构选择在敏感时期发布APT报告;APT组织针对国家智库的攻击显著增多。词:APT、APT欧美、东亚、中东、双尾蝎、黄金鼠、Office、NSA、CI

第一章          全球APT研究前沿概览

一、       APT研究机构与研究报告

APT攻击(Advanced Persistent Threat,高级持续性威胁)堪称是在网络空间里进行的军事对抗。攻击者会长期持续的对特定目标进行精准的打击。

为了能够更加全面的掌握全球APT攻击态势,了解全球APT研究的前沿成果,2017年全年,360威胁情报中心下属的360追日团队展开了对全球主要安全机构及安全专家发布的各类APT研究报告和研究成果的监测与追踪工作。

2017年1- 12月,360追日团队共监测到全球46个专业机构(含媒体)发布的各类APT研究报告104份,涉及相关APT组织36个(只统计了有明确编号或名称的APT组织),涉及被攻击目标国家31个。下表给出了360威胁情报中心监测到的全球各国关于APT研究情况的对比。监测可能有所遗漏,敬请谅解。

专业机构 所属国家 APT报告 数量 发布APT报告机构数量 涉及APT组织数量
美国 47 24 20
中国 18 4 8
俄罗斯 8 2 3
以色列 5 4 3
荷兰 4 3 4
斯洛伐克 4 1 2
英国 4 4 3
罗马尼亚 3 1 3
芬兰 1 1 1
跨国机构 8 1 8
其他 2 1 1

表 1  全球各国APT研究情况对比

从上表中可以清楚看出,无论是从研究报告的数量、研究机构的数量,还是涉及APT组织的数量来看,美国在全世界都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有24个美国的研究机构展开了APT的相关研究,发布相关研究报告多达47篇。

从报告数量和参与研究机构的数量来看,中国排名全球第二,共有4个机构发布了18篇APT相关的研究报告,涉及APT组织8个。其中,仅360威胁情报中心在2017年发布的与APT相关的各类研究报告就多达11篇。

俄罗斯排名全球第三。共有2个组织机构公开发布了8篇关于APT的研究报告及成果。与2016年仅有Kaspersky这一家安全厂商相比,2017年增加了网络安全供应商Group-IB。

总体而言,从全球范围来看,在APT研究领域,美国目前还是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并且这个超级大国拥有数目庞大的安全初创团队和初创公司在关注、狙击以及深入研究APT攻击。

关于2017年全球各国研究机构针对APT研究的具体情况,详见附录1。

二、       APT攻击目标的全球研究

尽管目前仍有大量的关于APT攻击的研究成果处于各安全研究机构的保密之中。但目前已经披露出来的研究报告,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全球APT研究的关注点和发展趋势。

在2017年360威胁情报中心监测到的APT报告中,被提及次数最多的被攻击国家依次是:美国、中国、沙特阿拉伯、韩国、以色列、土耳其、日本、法国、俄罗斯、德国、西班牙、巴基斯坦和英国这13国家。

被攻击 目标国家 所属地区 相关报告数量 攻击组织数量 主要被攻击领域
美国 北美 14 7 政府、能源、IT/互联网、媒体、航天、金融、酒店、军队、大型企业、关键基础设施
中国 亚洲 12 7 政府、互联网、军队、电信、媒体、航天、金融、科研、关键基础设施
沙特 阿拉伯 亚洲 8 4 政府、能源、IT/互联网、军队、航天、化工、大型企业
韩国 亚洲 6 5 互联网、金融、能源、交通
以色列 亚洲 5 5 政府、IT/互联网、媒体、航天、媒体、军队、电信、金融、大型企业
土耳其 亚洲 4 2 政府、能源、工业、大型企业、军队、IT、电信、媒体、航天、金融
日本 亚洲 3 3 政府
法国 欧洲 3 2 政府
俄罗斯 欧洲 3 2 政府、金融
德国 欧洲 3 3 政府、军队、大型企业、IT
西班牙 欧洲 2 2 金融
巴基斯坦 亚洲 2 2 互联网、媒体、关键基础设施
英国 欧洲 2 2 政府、电信、媒体、航天、金融、教育

表 2  全球APT研究关注被攻击国家排行

从上表中可以看出,无论是从相关研究报告的数量来看,还是从攻击组织的数量来看,美国都是全球APT攻击的第一目标国。同时,盯上中国、沙特阿拉伯和韩国的APT组织也都超过了5个。

此外,通过对相关研究报告的监测还发现,在2017年,APT组织最为关注的机构类型是政府, 50% 的APT组织以政府为攻击目标;其次是能源行业,受到25% 的 APT组织关注。排在 APT组织攻击目标前十位的重要领域还有金融、国防、互联网、航空航天、媒体、电信、医疗、化工等。

在针对政府机构的攻击中,APT组织除了会攻击一般的政府机构外,还有专门针对公检法的攻击。

在针对能源行业的攻击中,APT组织重点关注的领域依次是:石油、天然气和核能。针对能源行业的攻击,对国家安全具有很大的影响。

在针对金融行业的攻击中,APT组织最为关注的是银行,其次是证券、互联网金融等。还有部分APT组织会关注到与虚拟数字货币(如比特币、门罗币等)相关的机构或公司。针对金融机构的攻击大多会利用安全漏洞。针对 ATM自动取款机的攻击也一直延续了2016年的活跃状态。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APT组织的攻击虽然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但其攻击目标也并不一定是单一的。有的APT组织只攻击特定国家特定领域的目标(仅从目前已经披露的情况看),但也有很多APT组织会对多个国家的不同领域目标展开攻击。下图给出了2017年全球各国研究机构发布的APT研究报告中,披露APT组织攻击目标的所属国家、领域数量分析。

从上图中可看出,在2017年,半数以上的APT组织攻击目标国家数量超过5个,这与2016年,近7成的APT组织只集中攻击1-2个国家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不过,进一步分析发现,被同一APT组织关注的多个国家之间往往在地缘上比较接近,尤其是中东地区,多个相邻的国家很容易被一个或多个APT组织同时盯上。

但从攻击领域来看,2017年,超过六成的APT组织只集中攻击1-2个具体的领域,这与2016年的情况基本一致。这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行业、领域的差别与壁垒,对APT组织的活动有很大的影响。

综上所述,APT组织攻击的地域集中性和行业聚焦性仍然十分明显。

为方便对比,下图给出了2016年披露的APT组织攻击目标数量分析。

第二章          针对中国的APT攻击

一、       攻击中国的APT组织

截至2017年12月底,360威胁情报中心已累计监测到的针对中国境内目标发动攻击的境内外APT组织38个。其中,2017年内仍处于高度活跃状态的至少有6个。统计显示,2017年全年,这些APT组织发动的攻击行动,至少影响了中国境内超过万台电脑,攻击范围遍布国内31个省级行政区。下表给出了部分针对中国境内目标发动攻击的APT组织活动情况。其中,HID是Human Interface Device的缩写,即人机交互设备,如U盘等。

组织 主要攻击手法 最早披露厂商 已知最早活动时间 最近活动 时间
海莲花 APT-C-00 鱼叉邮件 水坑攻击 360 2012年 2018年2月
Darkhotel APT-C-06 鱼叉邮件 卡巴斯基 2014年 2017年9月
摩诃草 APT-C-09 鱼叉邮件 水坑攻击 norman 2009年 2018年2月
APT-C-12 鱼叉邮件 360 2014年 2017年10月
APT-C-56 鱼叉邮件 360 2014年 2018年2月
APT-C-58 鱼叉邮件 渗透 360 2011年 2017年12月

表3  针对中国境内目标攻击的部分APT组织活动情况

结合360威胁情报中心的大数据监测以及相关机构研究报告,我们给出了2017年部分APT组织主要活跃时间的分析(精确到月),详见下图。

二、       APT攻击的时空分布

根据360威胁情报中心的统计显示(不含港澳台地区):2017年,国内受APT攻击最多的地区是辽宁和北京,其次是山东、江苏、上海、浙江和广东。关于APT攻击在中国境内的分布情况,详见下图(不含港澳台地区)。

下图给出了2017年以来,APT攻击影响中国境内用户数量的月度分布情况,3月和11月是APT组织比较活跃的两个月份。

第三章          部分APT组织攻击技术发展

一、       APT-28

APT28又名Sofacy,Strontium,Fancy Bear,Sednit等。为了统一起见,本文中统一使用APT28。2017年各家安全厂商披露了多起APT28组织的活动。下表给出了关于APT28部分行动的总结。其中,Seduploader是APT28组织的一个专用的木马程序,DealersChoice是一个Flash漏洞利用工具。

攻击 目标 披露 时间 披露 机构 攻击手法 载荷投递 方式 投递载荷 内容
法国大选候选人马克龙 2017.5 ESET,FireEye 鱼叉攻击 Office和Windows的0day漏洞 Seduploader
欧洲和中东地区的酒店 2017.8 FireEye 鱼叉攻击 VBA脚本EternalBlue漏洞 EternalBlue漏洞利用工具 开源Responder工具
CyCon参会人员 2017.10 Cisco Talos 鱼叉攻击 VBA脚本 Seduploader
欧洲与美国政府机构和航空航天私营部门 2017.10 Proofpoint 鱼叉攻击 Flash Nday漏洞 DealersChoice
未公开 2017.11 McAfee 鱼叉攻击 DDE技术 Seduploader

表4  2017年安全厂商披露的APT28组织部分活动

此外,2017年1月,FireEye发布了报告《APT28: At The Center for The Storm》。FireEye在报告中认定著名的APT28组织为俄罗斯政府支持的黑客组织。并称一年以来APT28的变化不仅表明了其技能的提升,资源的丰富和对维持作战能力的渴望,而且突出了集团使命的长久性以及在可预见的将来继续其活动的意图。

2017年12月,ESET发布了报告《Sednit update: How Fancy BearSpent the Year》,对APT28的攻击方式进行了一些总结。综合其他一些关于APT28的研究成果可以发现,APT28在目标系统上获得初始立足点的方式主要有三种:

1)  Sedkit

Sedkit是APT28独家使用的一个漏洞攻击工具包,主要包含Flash和InternetExplorer中的漏洞,首次被发现时的使用方法是通过水坑攻击将潜在的受害者重定向到恶意页面。在此之后,APT28首选的方法是将恶意链接嵌入到发送给目标的电子邮件中。

2016年10月是最后一次发现Sedkit被使用。Sedkit的消失遵循了其它漏洞攻击工具包中看到的趋势:它们都依赖于老版本的AdobeFlash和InternetExplorer中的漏洞实现恶意程序的下载。2016年包括Sednit在内的大部分漏洞攻击工具包使用次数的下降可能是因为Microsoft和Adobe软件的安全性不断增强。

2)  DealersChoice

2016年8月,Palo AltoNetworks发布了一篇关于APT28使用的新平台的博客。这个被称为DealersChoice的平台能够生成嵌入了Flash漏洞的恶意文档。这个平台有两个变种。第一个变种会检查系统上安装了哪个FlashPlayer版本,然后选择三个不同的漏洞中的一个进行攻击。第二个变种则会首先连接C2服务器(Command &Control服务器,指木马程序的控制端或控制木马的服务器),该服务器将提供选定的漏洞利用和最终的恶意负载。

APT28今天仍然在使用这个平台,其针对欧洲与美国的政府机构和航空航天私营部门的攻击,就是在DealersChoice平台上使用了一个新的Flash Nday漏洞(Nday漏洞是指软件厂商已经提供了补丁的安全漏洞,但使用者可能由于各种原因并未给软件打上相关补丁)。这表明这个平台仍在使用,并在不断发展。

3)  宏,VBA和DDE

除了传统的宏和VBA(Visual Basic的一种宏语言)之外,APT28在针对法国大选的攻击中也利用了Windows内核和Office的0day漏洞(软件厂商尚未提供补丁的安全漏洞)。2017年10月,SensePost(一家欧洲安全公司)发布了一篇关于DDE(Dynamic Data Exchange,动态数据交换)的文章,其中介绍的相关方法在11月就被APT28用于攻击中。

木马程序Seduploader仍然被APT28频繁使用。Seduploader由两个不同的组件组成:一个dropper(一种木马程序),一个是由该dropper安装的负载。在2017年4月,Seduploader的新版本增加了一些新功能,例如截图功能或从C2服务器直接加载到内存中执行。2017年底,Seduploader dropper被投递Seduploader 负载的PowerShell命令所取代。

二、       海莲花(APT-C-00)

基于对样本及更多其他来源数据的整合分析和历史活动的长期跟踪,360威胁情报中心发现海莲花团伙活动的一些变化:

1)   木马对抗性更强更复杂

海莲花先后使用过多种形态的专用木马,虽然均是以窃取感染目标电脑中的机密数据为目的,但从攻击原理和攻击方式来看,却有着很大的区别。特别是针对Windows系统的专用木马,其出现时间有先有后,危险程度不断升级,攻击方式从简单到复杂、从本地到云控,可以让我们清楚的看到该组织木马的技术发展脉络和攻击思路的不断转变。我们将其分别命名为:海莲花 Tester,海莲花 Encryptor,海莲花 Cloudrunner,海莲花 MAC等。

在2017年360威胁情报中心截获的样本中,部分较新的恶意代码利用了系统白程序MSBuild.exe来执行恶意代码以绕过查杀。这种加载恶意代码的方式本质上与利用带正常签名的PE程序加载位于数据文件中的恶意代码的方法相同。原因在于:一、MSBuild是微软的进程,不会被杀软查杀,实现防病毒工具的Bypass;二、很多Win7电脑自带MSBuild,有足够大的运行环境基础,恶意代码被设置在XML文件中,以数据文件的形式存在不易被发现明显的异常。除了通常的可执行程序附件Payload以外,360威胁情报中心还发现了利用CVE-2017-8759漏洞和Office Word机制的鱼叉邮件。

在2017年11月截获的最新样本中,我们发现样本捆绑了Firefox浏览器等程序执行了多个阶段的ShellCode,资源文件加密运行时解密下一阶段的ShellCode,采用白利用过杀软的方式,并且代码中还加入大量花指令和乱序,对抗能力进一步增强。

2)   攻击面收窄更具针对性

与去年相比,海莲花团伙的攻击活动面有所收窄,但攻击目标的针对性加强,鱼叉邮件的社工特性突出,体现为对攻击目标的深度了解。有用户反馈到威胁情报中心的样本使用了如下的附件名:

invitation letter-zhejiang ***** workinggroup.doc

星号是非常具体的目标所在组织的简称,目标人物在浙江省,所以附件名里加了zhejiang字样,暗示这是完全对目标定制的攻击木马。这体现了攻击者对攻击目标的专注度。

3)   服务器更加隐蔽更难追踪

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海莲花组织经常变换下载服务器和C2服务器的域名和IP。而且大多数域名为了抵抗溯源都开启了Whois域名隐藏,使得分析人员很难知道恶意域名背后的注册者是谁。在2017年11月最新的样本中还使用了DGA算法以进一步逃避检测。

DGA算法,即Domain Generation Algorithms,译为域名生成算法,是一种利用随机字符来生成C2服务器域名,从而逃避域名黑名单检测的技术手段。如,某些木马会向随机生成的成千上万个域名发送消息,但其中只有极少数会真正被攻击者使用,并用来完成后续攻击环节。不过在APT攻击中,DGA算法一般不会生成海量域名,但却会时常根据算法动态更换新的域名,这就大大增加了安全分析人员定位有效服务器难度。

此外,在海莲花组织的最新攻击中,攻击者对采用的网络基础设施也做了更彻底的隔离,使之更不容易做关联溯源分析。在以往的攻击活动中,海莲花组织所使用的IP偏爱193.169.*.*网段。但2017年截获的海莲花组织新近样本中,其使用的相关IP地址与既往IP几乎没有重叠,非常“干净”。这就导致分析人员需要耗费更大的精力去对抗加强后的样本以获取关联点,追踪溯源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4)   即使暴露仍瞄准高价值客户

海莲花攻击者似乎不甘心丢掉之前已经攻陷的“目标”而选择“卷土重来”。例如,对之前已经攻击过的目标会进行反复攻击,发送新版本的鱼叉邮件,并尝试再次获取控制。

在处理用户反馈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尽管某些曾经遭到海莲花攻击的高价值用户的电脑已经进行了特殊保护,清除了以往感染的海莲花组织专用木马,但他们还是会不断遭到海莲花组织的攻击,如收到新的鱼叉邮件,受到新型专用木马的攻击。

此外,在某些仍然被控制着的电脑终端上,海莲花组织的攻击者也会通过推送新的木马程序,将木马的C2服务器转换到新的IP或域名下。

所有上述现象均表明,海莲花组织攻击的“持续性”之强:没有暴露,未被发现的情况下,就要保证持续更新;已经暴露,已被发现的情况下,也还要继续不断的攻击。如此猖獗的攻击,在APT组织中并不多见。

第四章          APT组织对特定地域的攻击

如果说,2016年APT组织的攻击主要体现在对金融、工业和政治这三大领域的攻击;那么,2017年,APT组织的攻击则主要体现在对欧美、东亚和中东三大地区的攻击。

一、       针对欧美地区的攻击

(一)           APT28针对法国大选的攻击

2017年5月ESET发布报告称发现APT28干扰法国总统大选。一个名为Trump’s_Attack_on_Syria_English.docx的文档引起了研究人员的注意。

打开这份文档后首先会触发EPS漏洞CVE-2017-0262(Office的Encapsulated PostScript图形文件漏洞)。多次解密后,Seduploader病毒释放器就会被加载并予以执行。为了部署Seduploader,Seduploader病毒释放器通过利用内核漏洞CVE-2017-0263获取了系统权限。对于这种“EPS漏洞+内核漏洞”组合的利用值得关注。

(二)           APT28针对欧洲酒店行业的攻击

2017年8月FireEye发布报告称发现APT28使用NSA工具(例如Eternalblue漏洞利用工具)监听欧洲及中东地区的酒店。恶意文档Hotel_Reservation_Form.doc包含一个宏,该宏使用base64解码一个dropper,然后部署APT28的恶意软件GameFish,使用mvband.net和mvtband.net作为C2服务器。

APT28使用EternalBlue漏洞利用工具和开源工具Responder进行横向传播,并可能针对旅行者。一旦进入酒店公司的网络,APT28就找出了控制客人和内部WiFi网络的机器。在2016年秋季发生的一起单独事件中,APT28通过可能从酒店WiFi网络窃取的证书初步获取了受害者的网络。

在获得连接到酒店和访客WiFi网络的机器后,APT28部署了Responder,使得NetBIOS名称服务(NBT-NS)中毒。这种技术会侦听来自受害者计算机尝试连接到网络资源的NBT-NS(UDP /137)广播。一旦收到,攻击者就会伪装成受害者正在寻找的资源,并使受害者计算机将用户名和散列密码发送给攻击者控制的机器。APT28使用这种技术来窃取用户名和散列的密码升级在受害者网络中的权限。

为了通过酒店公司的网络传播,APT28使用了EternalBlue SMB漏洞的一个版本与大量使用py2exe编译的Python脚本相组合。这是APT28组织第一次被发现将这个漏洞利用到了他们的入侵中。

在2016年的事件中,受害人在连接酒店WiFi网络后受到攻击。受害者最初连接到公众可用的WiFi网络十二个小时之后,APT28以窃取的凭证登录到机器。这12个小时可能已经被用于离线破解密码。攻击者成功访问机器后,在机器上部署工具,通过受害者的网络横向传播,访问受害者的OWA(Outlook WebApp)帐户。登录来自同一子网上的计算机,这些攻击手法都表明攻击者机器在物理上距离受害者很近,并在同一 WiFi网络上。

(三)           APT28借“纽约恐袭事件”的攻击

2017年11月McAfee发布报告称在监控APT28的过程中发现其利用Microsoft Office动态数据交换(DDE)技术的恶意文档,并且借10月份美国纽约恐怖袭击事件作为吸引受害者注意力的诱饵。比如本次攻击中发现的诱饵文档有一个文件名称直接命名为:IsisAttackInNewYork.docx。

在技术上,APT28通过将PowerShell与DDE结合使用,无论是否启用宏,攻击者都能够在受害者系统上执行任意代码。

报告显示,被发现的诱饵文档内容是空白的,它利用DDE技术通过Windows的命令行命令去执行PowerShell脚本,PowerShell脚本所下载的木马负载和被APT28用于CyCon安全大会的木马负载几乎是相同的。CyCon 是北约联合防御中心(CCDCOE)和西点军校网络研究所合办的安全会议,报告显示,10月初,APT28 对 CyCon的参会人员发动鱼叉攻击。

二、       针对东亚地区的攻击

(一)           海莲花针对东亚国家的攻击

2017年11月6日,国外安全公司发布了一篇据称海莲花APT团伙新活动的报告,360威胁情报中心对其进行了分析和影响面评估,并提供了处置建议。

攻击者通过水坑攻击将恶意JavaScript代码植入到合法网站,收集用户浏览器指纹信息,修改网页视图诱骗用户登陆钓鱼页面安装下载恶意软件。

我们通过关联分析定位到一个相关的恶意样本。执行该样本可以看到安装了Firefox浏览器,实际上它还偷偷执行了加载恶意代码的操作。ShellCode和后面的木马负载都加入了大量的垃圾代码和无用跳转。ShellCode主要是使用Windows一些加解密机制解密出三个如下图所示的文件落地到磁盘并创建相关的服务。

rastlsc.exe带有赛门铁克的签名,它会加载rastls.dll。rastls.dll如法炮制解密出SyLog.bin,从而执行管理相关注册表项,获取硬盘信息,获取系统版本,计算机名等恶意行为。C2服务器通信部分是通过获取计算机信息生成字符串与.harinarach.com、.maerferd.com和.eoneorbin.com拼接成一个完整的域名,连接其25123端口实现C2服务器通信。

(二)           Lazarus针对韩国三星手机用户的攻击

2017年11月McAfee和Palo AltoNetworks的安全专家都表示Lazarus将黑手伸向了移动设备。一款名为“갓피플 성경통독”的应用程序被上传到了Google Play商店,模仿由GODpeople(一家位于韩国首尔的安卓应用程序开发商)开发的韩语版圣经应用程序。

该恶意程序实际上它包含了一个ELF后门文件,允许攻击者完全控制受感染的设备。这个文件与Lazarus在之前使用的几个文件十分相似。另外,它的C2服务器列表包括先前与Lazarus关联的IP地址。Palo Alto Networks更是指出这起活动似乎针对了韩国的三星移动设备用户。

三、       针对中东地区的攻击

(一)           APT34针对中东政府的攻击

2017年12月FireEye发布报告称发现APT34利用刚刚修复的CVE-2017-11882攻击中东政府。下图是专用木马中漏洞利用的部分,可以看到漏洞利用成功后,木马调用mshta.exe从http://mumbai-m.site/b.txt下载恶意的脚本。

木马使用DGA算法与C2服务器通信,并且具有多种远控功能。

在过去几个月中,APT34已经能够迅速利用至少两个公开漏洞(CVE-2017-0199和CVE-2017-11882)针对中东的机构发起攻击。

(二)           BlackOasis针对中东地区的攻击

2017年10月Kaspersky发布报告称BlackOasis利用Adobe 0day漏洞CVE-2017-11292传播间谍软件FinSpy。攻击利用Office文档,以电子邮件作为载体发送,文档中嵌入包含 Flash 漏洞的ActiveX对象。

Flash对象中包含的ActionScript代码使用,和其它传播FinSpy的漏洞利用一样的自定义packer提取出exploit。漏洞利用成功后将在内存中获得任意读写操作权限,从而执行下一阶段的ShellCode。下一阶段的ShellCode下载FinSpy的最终木马负载和显示给受害者的诱饵文件,然后执行木马并显示诱饵文件。

(三)           双尾蝎组织针对巴以两国的攻击

2017年3月,360威胁情报中心发布追日团队的研究报告《双尾蝎组织(APT-C-23)伸向巴以两国的毒针》。报告显示,2016年5月起至今,双尾蝎组织对巴勒斯坦教育机构、军事机构等重要领域展开了有组织、有计划、有针对性的长时间不间断攻击。攻击平台包括Windows与Android,攻击范围主要为中东地区。截至报告发布时,360威胁情报中心一共捕获了Android样本24个,Windows样本19个,涉及的C&C域名29个。

双尾蝎组织的专用木马主要伪装成文档、播放器、聊天软件以及一些特定领域常用软件,通过鱼叉或水坑等攻击方式配合社会工程学手段进行渗透,向特定目标人群进行攻击。入侵成功后攻击者开始窃取目标系统中的各类文档资料并且进行实时监控。

该组织的相关恶意可执行程序多为“.exe”和“.scr”扩展名,但是这些程序都伪装成doc、xls文档图标,并且文件中还包含一些用以迷惑用户的文档。

该组织在诱饵文档命名时也颇为讲究,如“الاجهزة الامنية”(安全服务)、“Egyptian Belly Dancer Dina Scandal, Free Porn”(肚皮舞者Dina丑闻,色情),此类文件名容易诱惑用户点击。

该组织的Android端后门程序功能主要包括定位、短信拦截、电话录音等,并且还会收集文档、图片、联系人、短信等情报信息;PC端后门程序功能包括收集用户信息上传到指定服务器、远程下载文件以及远控。

360威胁情报中心将APT-C-23组织命名为双尾蝎,主要是考虑了以下几方面的因素:一是该组织同时攻击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这两个存在一定敌对关系的国家,这种情况在以往并不多见;二是该组织同时在Windows和Android两种平台上发动攻击。虽然以往我们截获的APT组织中也有一些进行多平台攻击的例子,如海莲花,但绝大多数APT组织攻击的重心仍然是 Windows平台。而同时注重两种平台,并且在Android平台上攻击如此活跃的APT组织,在以往并不多见。第三个原因就是蝎子在巴以地区是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动物。综上,根据360威胁情报中心对APT组织的命名规则(参见《2016年中国高级持续性威胁研究报告》),我们命名APT-C-23组织为“双尾蝎”。

(四)           黄金鼠组织针对叙利亚的攻击

2018年1月,360威胁情报中心发布追日团队的研究报告《黄金鼠组织(APT-C-27)叙利亚地区的定向攻击活动》,报告显示,从2014年11月起至今,黄金鼠组织对叙利亚地区展开了有组织、有计划、有针对性的长时间不间断攻击。攻击平台从开始的Windows平台逐渐扩展至Android平台。截至报告发布时,一共捕获了Android平台攻击样本29个,Windows平台攻击样本55个,涉及的C2服务器域名9个。

黄金鼠组织的活动最早可以追溯到 2014年11月。研究显示,其Android和PC平台的恶意样本主要伪装成聊天软件及一些特定领域常用软件,通过水坑攻击方式配合社会工程学手段进行渗透。

2015年7月,叙利亚哈马市新闻媒体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则消息,该条消息称带有“土耳其对叙利亚边界部署反导弹系统进行干预,详细信息为http://www.gulfup.com/?MCVlNX”的信息为恶意信息,并告诫大家不要打开信息中链接,该链接为黑客入侵链接,相关C2服务器IP地址为31.9.48.183。哈马市揭露的这次攻击行动,就是我们在 2016年6月发现的针对叙利亚地区的APT攻击。从新闻中我们确定了该行动的攻击目标至少包括叙利亚地区,其载荷投递方式至少包括水坑式攻击。

该组织在PC与Android端间谍软件主要伪装成Telegram等聊天软件,并通过水坑等攻击方式配合社会工程学手段进行渗透。相关恶意可执行程序多为“.exe”和“.scr”扩展名,但是这些程序都伪装成Word、聊天工具图标,并通过多种诱导方式诱导用户中招。

攻击者针对PC平台使用了大量的攻击载荷,包括Multi-stage Dropper、njRAT、VBS脚本、JS脚本、Downloader等恶意程序,此类恶意程序多为远控,主要功能包括上传下载文件、执行Shell等。

Android端后门程序功能主要包括定位、短信拦截、电话录音等,并且还会收集文档、图片、联系人、短信等情报信息。

攻击者在诱饵文档命名时也颇为讲究,如“حمص تلبيسة قصف بالهاون”(炮击霍姆斯),此类文件名容易诱惑用户点击。

360威胁情报中心将APT-C-27组织命名为黄金鼠,主要是考虑了以下几方面的因素:一是该组织在攻击过程中使用了大量的资源,说明该攻击组织资源丰富,而黄金鼠有长期在野外囤积粮食的习惯,字面上也有丰富的含义;二、该攻击组织通常是间隔一段时间出来攻击一次,这跟鼠类的活动习性有相通的地方;三是黄金仓鼠是叙利亚地区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动物。因此,根据360威胁情报中心对APT组织的命名规则(参见《2016年中国高级持续性威胁研究报告》),我们命名APT-C-27组织为“黄金鼠”。

第五章          网络军火民用化

2017年5月份,永恒之蓝勒索蠕虫病毒(WannaCry)肆虐全球,导致150多个国家,30多万受害者遭遇勒索软件攻击,医疗、交通、能源、教育等行业领域遭受巨大损失。该勒索软件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威力,主要是其借助了黑客组织Shadow Brokers(影子经纪人)在网络上公开的,据称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旗下方程式组织(EquationGroup)所开发的网络武器,即军火级的网络漏洞利用工具。黑客分子拿着军用武器,冲入民用设施,扫荡所到之处,破坏与掠夺之惨烈可想而知。以永恒之蓝为代表的这一波漏洞利用武器库的大规模试水,标志着网络军火进入民用化的阶段,也使业界和公众进一步加深对APT攻击与威胁的认识和理解。

从公开资料看,2017年泄露的网络武器库的最终源头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据称是NSA旗下的方程式组织,另一个据称是美国中情局(CIA)直属的网络情报中心。下面我们通过介绍与NSA、CIA这两大情报机构相关的网络武器库外泄事件,具体分析网络军火民用化威胁与趋势。

一、       疑似NSA网络武器工具外泄

影子经纪人最早在2016年8月就开始对外兜售据称是NSA的网络武器或攻击工具。该组织自称获得了方程式组织的网络武器,并在GitHub公开拍卖。随后,斯诺登则隔空响应了影子经纪人的判断,公开了NSA绝密文档中几处技术细节,包括使用相同的DanderSpritz攻击框架,采用同一个MSGID追踪代码,证实NSA攻击工具与方程式组织攻击武器属于同源软件。

影子经纪人兜售的武器与斯诺登曝光的NSA武器细节特征完全吻合

2016年11月-12月,在拍卖邀请函无人问津,且被GitHub删去之后,影子经纪人并不罢休,而是直接泄露被方程式组织攻破的目标系统IP、域名及其单位名称,并继续以比特币方式售卖上述武器。于是,大量的.cn域名、中国的大学、科研院所出现在被公布的清单上。

2017年1月当ShadowBrokers打包售卖网络武器再一次失败后,它决定改变商业模式,由批发转零售。开始在ZeroBin网站上较小批量销售黑客工具。在1月11日以750比特币(当时价值$ 675,000)的价格打算出售一批能够绕过杀毒软件的Windows黑客工具。13日放出了一批免费的黑客工具,根据一些安全研究人员公布的数据显示,它包含61个Windows黑客工具,其中一些可以绕过杀毒软件的检测。尽管下载链接很快被关闭,但不可避免很多已经迅速泄露到互联网。

2017年4月8日,影子经纪人在medium.com博客网站上发表博文,其中公开了曾经多次拍卖失败的方程式组织EquationGroup的黑客工具包——EQGRP-Auction-Files,允许任何人都可以去解密这个文件,获取其中的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2017年4月14日,影子经纪人再次公布了NSA的一批攻击武器,包括永恒之蓝、永恒王者、永恒浪漫、永恒协作、翡翠纤维、古怪地鼠、爱斯基摩卷、文雅学者、日食之翼和尊重审查等十几款漏洞利用工具。这些都是攻击Windows各组件系统(例如SMB协议、IIS组件、邮件系统等)、极为精巧高效的漏洞利用工具。这批攻击工具利用一个专门的框架平台,对任意的Windows操作系统,不管是什么版本,也不管是哪年的版本,基本上都能进行普适性的网络攻击,自由调配相应的网络攻击,瞄准漏洞即精确实施攻击,可谓武器化程度非常高。

尽管研制开发这些工具的具体年份尚不清楚,但从斯诺登曝光的标记为2008年的文件显示,美国包括NSA在内的情报组织,有可能已经长达数年在持续利用这些高级攻击武器。

而永恒之蓝利用的漏洞,微软刚刚在2017年3月份发布MS17-010补丁文件予以修复,但对于全球安装量极大,约占世界市场70%份额的Windows计算机来说,很难在短时期内完成全部的补丁部署,特别是很多专用系统和隔离网络的补丁安装更加困难。这也是后来5月份WannaCry病毒大肆爆发的直接原因。

这批被泄露的网络武器说明,NSA若干年前就已经掌握了Windows系统的许多漏洞信息,但微软的各国用户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漏洞的信息。也就是说,全球无数台电脑在修复该漏洞之前,是否被NSA武器攻击过,只有NSA的人才清楚。

自2017年6月开始,影子经纪人持续“开闸放货”,声称每月都将定期提供数据泄露服务,逐月出售包括浏览器、路由器、手机等漏洞及相关工具、以及SWIFT供应商和目标国央行入侵等数据。

二、       疑似CIA网络武器项目曝光

2017年3月,据《纽约时报》报道,“维基揭秘”网站发布了被认为属于美国中情局(CIA)的8700余份秘密文件,维基揭秘将这些数据命名为“7号军火库”(Vault 7),其中包括大量网络武器、网络黑客行动的细节信息。

泄露的文件显示,CIA组织策划了500余个网络攻击项目,每个项目都附带各自的子项目、恶意软件和黑客工具。项目针对的目标操作系统从微软Windows到苹果iOS,再到Android、Linux,甚至包括互联网节点路由器操作系统等,范围十分广泛。CIA的黑客工具不仅能入侵智能手机、PC终端,而且还可以渗透并控制汽车电子系统、智能电视系统。

中情局雇佣大批计算机网络顶尖技术人员,配合各个项目、行动持续进行武器研发。根据新华社报道,截止2016年底,CIA直属的网络情报中心拥有超过5000名员工,总共设计了超过1000个木马、病毒和其他“武器化恶意代码”。而2017年,从特朗普政府大幅提高军事预算的政策倾向看,CIA从事网络武器库开发人员数量会大幅增加。

CIA部分网络武器采用的是国际合作方式开发。例如英国的军事情报机构军情五处也参与其中。根据2013年斯诺登曝光的文件显示,美国和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组成的“五眼联盟”,对全球范围内展开情报收集与共享活动,因此不排除其他三个国家也参与其网络武器库的研发。

根据公开资料发现,CIA开发的一些网络武器,在命名上非常具有欺骗性。比如一款名为“精致美食”的黑客工具,貌似一款普通的打广告的推广软件而已。而“蜂房”也看似一个无害的程序,但实际可以攻击互联网路由器,建立被感染设备之间的通讯链路。

关于这些网络武器是否已经流入民用领域,维基解密表示:中情局对其黑客武器库已经“失控”,其中大部分工具“似乎正在前美国政府的黑客与承包商中未被授权地传播”,存在“极大的扩散风险”。

总之,从安全角度看,武器库的泄露致使大量高精尖的攻击性恶意程序,散播到开放的互联网,给一般的黑客、网络不法分子可乘之机,利用这些武器级工具肆意渗透系统、窃取数据信息、破坏信息基础设施等,将给广大普通互联网用户带来巨大危害,WannaCry就是最典型的代表。而且武器级工具和普通的恶意软件、渗透工具等结合,让很多攻击行为同时具备高级攻击手段和一般手段的特性,增加了犯罪分子的隐蔽性,也会干扰监测识别高级威胁。某种程度上,抬升了安全研究者的门槛,增加了APT的防控难度,网络安全企业任重道远。

第六章          APT攻击技术热点与发展趋势

一、       OFFICE  0day漏洞成焦点

Office漏洞的利用,一直APT组织攻击的重要手段。2017年中,先后又有多个高危的Office漏洞被曝出,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被APT组织所使用。Office 0day漏洞已经成为APT组织关注的焦点。

下表给出了2017年新披露的部分Office漏洞及其被APT组织利用的情况。:

CVE编号 漏洞类型 披露厂商 0day利用情况 Nday利用情况
CVE-2017-0261 EPS中的UAF漏洞 FireEye 被Turla和某APT组织利用 摩诃草
CVE-2017-0262 EPS中的类型混淆漏洞 FireEye,ESET APT28 不详
CVE-2017-0199 OLE对象中的逻辑漏洞 FireEye 被多次利用 被多次利用
CVE-2017-8570 OLE对象中的逻辑漏洞 (CVE-2017-0199的补丁绕过) McAfee 不详
CVE-2017-8759 .NET Framework中的逻辑漏洞 FireEye 被多次利用 被多次利用
CVE-2017-11292 Adobe Flash Player类型混淆漏洞 Kaspersky BlackOasis APT28
CVE-2017-11882 公式编辑器中的栈溢出漏洞 embedi Cobalt,APT34
CVE-2017-11826 OOXML解析器类型混淆漏洞 奇虎360 被某APT组织利用 不详

表5  Office 0day漏洞

借此我们也对APT攻击中常见的Office漏洞利用情况进行了分类总结:

1)   逻辑型漏洞

逻辑型漏洞并不是2017年独有的。CVE-2014-4114、CVE-2014-6352(沙虫漏洞及补丁绕过)、CVE-2015-0097都曾名噪一时。

CVE-2017-0199是OLE对象中的逻辑漏洞,并且补丁也存在问题,从而导致了CVE-2017-8570的出现。所幸的是CVE-2017-8570最早由安全研究人员发现,并没有出现0day利用。此外,CVE-2017-8759是.NET中的逻辑漏洞,同样影响Office,这也是Office的复杂性带来的问题。它们原理简单,易于构造,触发稳定,深受APT组织的青睐。

2)   内存破坏型漏洞

Flash

从2015年6月至今,卡巴斯基发现仅仅BlackOasis就利用了至少4个Flash 0day漏洞:CVE-2015-5119,CVE-2016-0984,CVE-2016-4117和CVE-2017-11292。不过千疮百孔的Flash 2020年以后就会正式淘汰,之后的利用应该会逐渐减少。

EPS(Encapsulated Post Script)

对于像CVE-2015-2545,CVE-2017-0261和CVE-2017-0262这样的漏洞来说,由于能够执行EPS脚本,所以具有极强的灵活性。Office 2010以后微软采取了在沙盒中解析EPS文件的方式进行缓解,但是仍然无法阻止攻击者结合内核提权漏洞绕过。2015年FireEye揭露了CVE-2015-2545+CVE-2015-2546的野外利用,也就是一个EPS漏洞+一个内核提权漏洞。

ESET曝光的APT28 使用CVE-2017-0262和CVE-2017-0263对法国大选进行攻击的同一天,FireEye也发布博客对Turla、APT28使用该模式的0day漏洞组合攻击做了说明,组合方式是EPS漏洞(CVE-2017-0261、CVE-2017-0262)和内核提权漏洞(CVE-2017-0001、CVE-2017-0263、CVE-2016-7255)。

2017年,360威胁情报中心也监控到了摩诃草组织从2017年11月至12月初的多起活跃攻击,发现摩诃草组织在2017年下半年跟进使用了CVE-2017-0261+CVE-2016-7255的组合。2017年4月的补丁中微软禁用了EPS以彻底解决该类问题,不过相关利用可能仍然会流行一段时间。

3)   其它

除了上面所述的这些比较特殊的漏洞,近几年APT攻击常用的Office漏洞中除了CVE-2014-1761(RTF解析中的数组越界)巧妙地通过特定的RTF控制字来精确控制内存以至于在没有利用堆喷射的情况下就非常准确可靠地获得程序控制流之外,从CVE-2013-3906(TIFF解析中的整数溢出)第一次发现0day野外利用中ActiveX喷射的技巧开始,CVE-2015-1641(RTF解析中的类型混淆)、CVE-2016-7193(RTF解析中的数组越界) 、CVE-2017-11826(OOXML解析中的类型混淆)等等无一例外都靠这种方法来获得对EIP的控制,效果很不稳定,所需要的时间也比较长。

这些漏洞都很难写出全版本通用的EXP,同时还要通过msvcr71.dll,msvbvm60.dll等没有开启ASLR的模块绕过ASLR,Office 2013以后已经强制将没有开启ASLR模块的dll地址随机化,要想在Office 2013及更高版本上成功利用更是难上加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CVE-2017-11882这个稳定通杀所有Office版本和所有Windows版本的漏洞就显得十分宝贵了,在十七年前编译好的EQNEDT32.EXE没有采用任何漏洞缓解措施,POC公布后就出现包括Cobalt和APT34在内的多个组织的利用,这也是历史遗留代码带来的问题。

虽然我们谈的这些漏洞很多跟OLE(Object Linking and Embedding,对象连接与嵌入)看上去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它们大都通过嵌入或者链接OLE对象来实现利用。2015年BlackHat上Haifei Li 和Bing Sun做了题为Attacking Interoperability:AnOLE Edition的演讲,对历史Office漏洞的原因做了深度探讨。总体来说,OLE机制在Office中提供了巨大的攻击面。

除了传统的宏和VBA之外,DDE(Dynamic Data Exchange,动态数据交换)技术也是2017年的热词。DDE允许Office应用程序从其他程序中加载数据。利用这种属性可以在Office应用程序中加载执行恶意代码。尽管微软一开始并不打算修复,但还是在2017年12月的补丁中禁用了DDE协议。该攻击方法虽然需要用户交互,但是由于安全意识的缺乏,依然有大量用户中招。2017年APT28就利用DDE技术和纽约恐袭事件发动了攻击。

我们还注意到APT28、APT34、摩诃草等组织利用了多个Nday。所以,及时更新补丁还是非常重要的。未来除了新的0day之外,像CVE-2017-11882,CVE-2017-0199,CVE-2017-8759等原理简单,易于构造,触发稳定的漏洞将会成为APT组织的首选。

二、       恶意代码复杂性的显著增强

2017年,在高级攻击领域,听到最多的一个病毒不是WannaCry,而是FinSpy(又名FinFisher或WingBird)。CVE-2017-0199、CVE-2017-8759、CVE-2017-11292等多个漏洞都被用来投递FinSpy。FinSpy的代码经过了多层虚拟机保护,并且还有反调试和反虚拟机等功能,复杂程度可见一斑。此外,在2017年,海莲花专用木马的复杂性和对抗性也都明显增强。

此外,海莲花、APT34等组织都采用了DGA算法来逃避检测。目前来看,使用机器学习的方法对其进行检测还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三、       移动端的安全问题日益凸显

2017年,iOS9.3.5更新修补了三个安全漏洞,即三叉戟漏洞,随后Citizen Lab发布文章指出这三个0day被用于针对特殊目标远程植入后门。

2016年,360就发布了关于APT-C-15(人面狮)的报告。2017年12月Trend Micro发布报告称在一些应用商店中发现了带有网络间谍功能的恶意应用。基于AnubisSpy和Sphinx恶意软件的文件结构之间的相似性、解密json文件使用的相似的技术、共同的C2服务器和相似的目标群体,趋势科技认为其与APT-C-15的人面狮行动有关。

此外,前面的分析中也提到了Lazarus使用移动端恶意软件进行攻击。360威胁情报中心在2017年至2018年初先后披露的双尾蝎组织(APT-C-23)和黄金鼠组织(APT-C-27),也都把移动端作为了重要攻击目标。Trend Micro随后发布的博客还进一步披露了双尾蝎(APT-C-23)使用的移动恶意软件VAMP的一个新变种。

传统的APT行动主要是针对Windows系统进行攻击,而现今由于Android和iOS的发展带动了智能终端用户量的上升,从而导致黑客组织的攻击目标也逐渐转向移动端。对于移动平台来说,持久化和隐藏的间谍软件是一个被低估的问题。尽管移动设备上的网络间谍活动与台式机或个人电脑中的网络间谍活动相比可能少得多,攻击方式也不太一样,但它们确实发生了,而且可能比我们认为的更活跃。

四、       针对金融行业的攻击手段多样化

针对金融行业的攻击一直是APT的重点目标。比如FIN7就是一个典型的经常攻击金融行业的APT组织。近年来,除了传统的鱼叉邮件等攻击手段外,还会有APT组织攻击ATM取款机,让其定时吐钱。2017年卡巴斯基的一篇报告指出针对ATM的恶意软件正在黑市上售卖。2016年7月,我国台湾地区的台湾第一银行旗下20多家分行的41台ATM机遭遇黑客攻击,被盗8327余万新台币,目前该案已经破获,抓获犯罪嫌疑人并追回大部分被盗款项。

2017年,加密货币热度的持续攀升不仅仅使得勒索软件和挖矿木马蠢蠢欲动,APT组织也盯上了这块蛋糕。FireEye在2017年就发了一篇文章:《Why Is North Korea So Interested in Bitcoin?》,认为国家支持的组织试图窃取虚拟货币,做为逃避国际社会制裁的手段。FireEye认为,2017年朝鲜对韩国的加密货币进行了一系列的攻击;Secureworks也表示Lazarus对伦敦一家加密货币公司展开鱼叉攻击;Proofpoint的报告也详细描述了Lazarus团伙的经济动机。

此外,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顾问宣布筹集资金计划,以增加俄罗斯在比特币市场中的份额;澳大利亚议会的参议员也提议发展自己国家的加密货币。虽然目前有些地区的APT组织从事金融犯罪方面的特征明显,但是这种独特性可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其它国家可能会对这方面的攻击产生兴趣。

五、       APT已经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活

APT攻击和APT组织已经开始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APT攻击一般是针对重要的组织或个人,然而2017年APT28就针对酒店行业这种传统行业进行了攻击。

席卷全球的WannaCry和类Petya背后似乎也隐隐约约有APT的影子。Google的研究员发现,2017年2月的一个疑似WannaCry的早期版本和Lazarus的样本之间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ESET和卡巴斯基也怀疑类Petya的幕后黑手可能是BlackEnergy,类Petya加密的文件扩展名的列表与2015年BlackEnergy的KillDisk勒索软件非常相似。

列表在组成和格式上是相似的,但不完全相同。而且,BlackEnergy老版本有更长的列表。虽然这并不是确凿的证据,但是类Petya被多家安全机构认为目的在于破坏而不是勒索。背后的组织目的并不是金钱,这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第七章          APT活动与网络空间大国博弈

在传统的认知中,APT活动应该是比较隐蔽的,通常不易被察觉。但在2017年,APT组织及其活动,则与网络空间中的大国博弈之间呈现出很多微妙的显性联系。这种联系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1)  APT行动与国家间的政治摩擦密切相关

360威胁情报中心的监测显示,在2017年,某些具有极强的国别针对性的APT组织,在相关国家之间处于比较激烈的政治和军事摩擦时,其网络攻击活动也处于异常活跃的状态。其中,双尾蝎、黄金鼠和摩诃草等组织在2017年的攻击活动都呈现出这样的特点。

2)  APT行动对于地缘政治的影响日益显著

2016年底进行的美国大选,以及希拉里和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的邮件门事件,使公众第一次见证了APT攻击对地缘政治,乃至国家政权的深刻影响。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互联网第一强国,却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明确因受APT攻击而直接影响大选结果的“受害国”。

2017年5月,ESET,FireEye等安全机构发布报告称发现APT28干扰法国总统大选,对法国大选候选人马克龙等发动鱼叉邮件攻击,其中还同时使用到了Office和Windows的0day漏洞。仅就攻击技术的复杂度和先进性而言,针对法国大选的攻击活动要比美国大选的邮件门事件高出了几个层次。

也许在未来几年,西方国家的大选活动遭到APT攻击将不再是新闻,而是逐渐成为司空见惯的常事。要是某个西方国家的大选活动没有遭到任何网络攻击,那很可能只是说明了该国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并不重要。

3)  指责他国的APT活动已成重要外交手段

朝鲜政府2017年与美国的关系十分紧张,一度双方口水战甚至扬言要兵戎相见,而且半岛南北政府之间关系也十分微妙,加上周边国家地缘政治十分复杂,让这一地区的APT活动蒙上了更加隐秘的色彩。

2017年5月, WannaCry病毒刚刚爆发,就有研究机构声称是朝鲜“制造”了这起大规模的网络破坏活动,但遭到了朝鲜政府的断然否认。

2017年10月和12月,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再次明确指称是朝鲜制造了WannaCry病毒,似乎是坐实了要把锅扣在Lazarus的头上。2017年12月22日,朝鲜外交部针对WannaCry事件作出回应称:“美国这一举动属于严重的政治挑衅,目的是妖魔化朝鲜,从而促使国际社会对朝鲜进行对抗。”虽然美国政府宣称已经获得了证据,但目前仍未公开任何实质性证据。

当然,也有媒体认为:如果朝鲜真的是站在永恒之蓝勒索蠕虫背后的那个国家,那么它通过比特币勒索病毒筹集的资金还不到10万美元。

不论WannaCry病毒的制造者到底是谁,针对WannaCry的研究与分析,已经明显的成为了某些国家外交博弈的重要棋子。

4)  部分机构选择在敏感时期发布APT报告

2017年11月10日,第二十五届APEC会议在越南成功举办。会议汇聚了太平洋两岸21个经济体,这些国家的经济总量占全球GDP的60%。开幕式上包括中国国家主席、美国总统、俄日首脑等在内的众多领导人参会。APEC在世界的影响力也非常高,同样在南亚地区的影响力能在一定程度上和“一带一路”形成联动效应。

然而,就在2017年第三季度,大家都在关注APEC会议的筹备之时,活跃于东南亚地区的APT组织海莲花也被国外网络安全机构盯上,接连曝出该组织攻击行动中使用的若干样本,以及被攻击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

到2017年11月初,就在APEC即将召开之际,美国华盛顿地区的一家安全机构发布了一篇关于疑似海莲花 APT 团伙新活动的报告。该报告指出,海莲花组织攻击了与政府、军事、人权、民主、媒体和国家石油勘探等有关的个人和组织的 100 多个网站。

5)  APT组织针对国家智库的攻击显著增多

在当前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中,智库通常在政策制定、策略研究等方面扮演重要角色,也和国家政治高层来往密切,因此也成为众多APT组织尝试渗透和攻击的重要目标之一,尤其是关注政治决策、政策动向的APT组织。

2016年9月,美国军事话题新闻网站DefenseOne报道称,俄罗斯黑客组织APT29设法入侵多个华盛顿智库,包括著名的CSIS(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作为美国强硬派华盛顿智库,是一个独立于政党之外的研究组织,经常会给美国总统或政府提供重大、前沿问题的研究报告,对美国制定相关政策产生关键影响。

据报道, APT29或COZY BEAR,还攻击了重点关注和研究俄罗斯问题的智库团体或机构,除了CSIS,还包括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中心等。

事实上,2011年美国安全智库Strategic Forecasting(Stratfor)的官网就遭受过黑客攻击。2012年10月,美国国会议员罗杰斯(Mike Rogers)表示,在最近一波针对美国政府和机构的“网络谍战”中,美国智库成为重灾区。

2017年以来,针对智库攻击的APT活动再次增多。根据影子经纪人公布的美国方程式组织的资料文档中,中国.cn域名遭到的攻击最多,其中包括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等著名智库机构都是方程式组织重点攻击的目标。预计未来,随着国际政治的演变更加复杂化,各个政府对研究机构、政策智库的依赖也将加大,APT组织针对各个国家的智库的攻击会越来越多。

附录1  部分APT研究报告发布机构列表

2017年360威胁情报中心监测全球46个专业机构(含媒体)发布的各类APT研究报告104份,涉及相关APT组织36个。下表给出了部分专业机构及其发布报告数量列表。由于涉及厂商众多,难免有所遗漏,敬请谅解。

厂商国家 发布厂商 报告数量 涉及APT组织数
美国 PaloAlto 7 4
FireEye 5 5
McAfee 4 3
Proofpoint 4 3
Cisco 2 2
FBI & DHS 2 2
Symantec 2 2
US-CERT 2 2
Dell SecureWorks Counter Threat Unit (CTU)  2 1
Fortinet 2 1
Microsoft 2 3
Trustwave 1 1
Forcepoint(原名Websense) 1 1
ZDNet 1 1
Lookout 1 1
ThreatConnect 1 1
Riskiq 1 1
ARBOR 1  
SecureWorks 1 1
Fidelis 1 1
Softpedia 1 1
SecurityWeek 1 1
The Hacker News 1 1
The Intercept 1 1
中国 360 11 6
微步在线 3 3
安天 2 2
腾讯 2 1
俄罗斯 Kaspersky 7 2
Group-IB 1 1
以色列 Morphisec 2 1
ClearSky 1 1
Haaretz 1 1
Cybereason 1 1
斯洛伐克 ESET 4 2
荷兰 ReaQta 2 2
Redsocks  1 1
Fox-IT 1 1
英国 Reuters(路透社) 1 1
TheRegister 1 1
PwC UK 和 BAE Systems 1 1
IBTimes 1 1
罗马尼亚 Bitdefender 3 3
芬兰 F-Secure 1 1
跨国机构 Trend Micro 8 8

表6 国内外专业机构对部分知名APT组织活动的披露情况

*本文作者:360追日团队、360CERT、360天眼实验室、360威胁情报中心,转载请注明来自FreeBuf.COM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